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惊呆!德国大选制造两个重大意外 欧元遭抛售

2017-9-25 09:52:16Basics of Trading
惊呆!德国大选制造两个重大意外 欧元遭抛售

德国大选刚刚落幕,现任总理默克尔(German Chancellor)在周日大选中成功赢得第四个任期,然而,此次大选也制造了两个重大意外:一个是,极右翼政党进入国会,为二战结束以来首次;另一个则是,默克尔所属的保守派阵营的得票率创下1949年以来最差。选举结果将使默克尔组建联合政府遇到难题,受此影响,周一亚市盘初欧元遭到打压,一度跌破1.1900关口,最低触及1.1895。


反移民的德国新选择党(AfD)成为逾50年来首次进入议会的极右翼政党。AfD得票率达到13.0%,超乎预期,成为戏剧性开票之夜的一大震撼事件。

另一个震撼则是默克尔所属的保守派阵营的得票率创下1949年以来最差,而其主要的对手社会民主党(SPD),得票率创下1933年以来最低。

保守阵营得票率下滑至32.9%,较2013年前一次大选的41.5%显著下降。与此同时,过去四年在“大联合政府”中扮演默克尔保守党伙伴的社会民主党(SPD),仅获得20.6%选票。

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舒尔茨(Martin Schulz)表示,该党将拒绝再加入联合政府,转而扮演主要反对党的角色。

此番言论也意味着,默克尔在组建联合政府方面将面临更大挑战。

相反,默克尔将不得不与亲商的FDP和绿党进行磋商,而这可能会花费数月时间。

这两个党派近年都有过参与执政联盟的经历,但这两个党派这次都无法依靠一己之力支持默克尔组建成占绝对多数的执政联盟。

外界普遍认为,默克尔所在的保守派与FDP和绿党三党结盟存在内在不稳定性。重视监管的绿党与亲商的FDP政见对立,可能会在税务、能源、欧盟和移民政策上发生冲突。

彭博周一撰文称,欧元在周一亚洲早盘交易中下滑。此前,德国大选显示,极右翼政党的支持率大幅上升,导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组建执政联盟时将面临巨大挑战。

有分析师指出,尽管默克尔成功赢得第四个任期,但在其保守派阵营的支持率大幅流失至极右翼政党后,议会分裂将让她必须带领一个远不稳定的执政联盟。

欧元/美元早盘下挫0.4%,报1.1906,有分析师指出,欧元/美元后市可能会测试1.1860附近的支撑位。


尽管在今年迄今上涨13%之后,许多汇市分析师认为,欧元/元年底收盘料位于1.20上方,但有关组建政府的旷日持久的谈判可能会打压市场人气。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外汇策略师Valentin Marinov说道,在亚洲市场早盘,外汇市场流动性较低,当前市场走势可能只是开头,欧元今天晚些时候可能会出现更深的回调。

大选的结果可能引发投资者对于避险资产的需求,这可能令瑞郎和德国国债受到买盘支撑。今年迄今瑞郎兑欧元已经下滑约8%,而1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已经翻了一倍多。

Marinov称,由于投资者预计在2018年初意大利大选前反欧元政党会遭到更有力的打击,反欧的德国新选择党优于预期的大选结果可能导致欧元汇率遭受一些打击。

在欧洲民众对极左与极右党派的支持率激增的大环境下,周日的选举令德国议会从先前的四个党派掌控变成了六个。

德国时代周报发行主管Josef Joffe称,此次德国投票结果标志着“德国政坛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默克尔看起来欲打造的三方联合政府将“高度不稳”。

稍早根据两个全国广播电台ARD和ZDF分别进行的出口民调,默克尔的基民盟领导的政党联盟在周日的大选中得票率为32.5%,击败舒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后者得票率降至20%,为战后的最低水平。默克尔政党联盟的得票率也比2013年低大约9个百分点,是1949年以来最差战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