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2018年美元将如何演绎?听听全球最顶级投行怎么说

2017-12-25 12:55:55Basics of Trading
2018年美元将如何演绎?听听全球最顶级投行怎么说

2018年美元将如何演绎?听听全球最顶级投行怎么说

摘要:2017年的外汇市场交易即将接近尾声,美元今年的表现无疑令人失望,那么2018年美元又将如何演绎?

5.1.png


  2017年的外汇市场交易即将接近尾声,美元今年的表现无疑令人失望,那么2018年美元又将如何演绎?多家全球顶级投行纷纷对明年美元走势进行展望,其中摩根士丹利、高盛、花旗、瑞银等主要投行都看空美元走势,只有美银美林、法巴等少数机构认为美元有望反弹。


  美元成为今年外汇市场“黯淡”的货币,不乏自身的因素:特朗普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心忧低通胀;也有外部的诱因:全球经济复苏广泛,尤其是欧元区增长强劲,欧元今年累计升值超过10%。


  尽管美联储在全球主要央行中立场最为鹰派——今年美联储加息三次而其它多数主要央行仍然按兵不动,但在这种情况下,美元走势仍然疲软,这或许会让人感到有些难以理解。


  时光回到2017年初,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通过减税和减少繁琐的监管措施,来释放美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外界抱有相当高的期望。


  围绕特朗普将推进其促增长议程的预期一度引发美元和美国股市的飙升(也就是所谓的“特朗普交易”)。美元在2017年1月曾最高飚至103.81。


  这一观点也反映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持仓报告(Commitment of Trader,COT)中。数据显示,在2017年初,投机性期货交易员持有的美元指数净多头仓位超过54,000份合约,为逾一年来最高水平。


  然而,随着特朗普总统在实施立场议程方面屡屡碰壁,且美国经济遭遇了一些阻碍,乐观主义泡沫逐渐破灭,美元在今年前三个季度持续下跌。


  如今美元的看空人气依然相当浓厚。根据CFTC数据,美元指数净空仓超过4,000份合约,为2014年年中以来最高水平。


  摩根士丹利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11月16日表示,因全球经济增长将超过美联储加息带来的任何提振,美元受到6年疲弱的威胁。


  摩根士丹利驻伦敦首席全球货币策略师Hans Redeker表示,因经济增长势头强劲,投资者应该做空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和欧元。


  Redek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元在今年1月已经触顶,我们很可能会在未来6年里看到美元走弱的趋势,美元的主要推动力不是利率预期,而是全球经济的表现,以及全球对融资的需求。”


  摩根士丹利11月27日表示,由于通胀终于回到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日元将成为2018年外汇市场上的“明星货币”。


  摩根士丹利表示,根据经济基本面,日元汇率被低估了,并将回归“公允价值”。


  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师Hans Redeker说道:“我们认为,2018年的日元强势来自两个关键来源。首先,全球通货再膨胀可能使日本的通胀率达到足够高的水平,日本央行最终可能会决定放弃目前的激进宽松政策。”


  大摩预计,2018年美元势必会走软,主要归因于全球经济增长以及美联储对加息的谨慎态度。


  全球经济增长往往与美元走势负相关,因此,随着经济增速加快,美元会走软。Redeker说道:“全球经济增长变得越强,美元就会越疲软。”


  摩根士丹利已经将2018年第一季度美元/日元预估自116调降至114。


  此外,大摩预计明年第二季度美元/日元将跌至112,随后两个季度料分别跌至108和105。


  花旗


  全球最大外汇交易商——花旗(Citibank)12月6日表示,受欧元区经济持续增长支撑,而美国的税改和美联储政策最终将令人失望,明年欧元/美元势必会上涨,目标瞄准1.25。


  花旗报告显示,减税措施对于美元的影响可能是有限的,而美元的表现可能受到美联储收紧政策轨迹的限制。


  花旗认为,减税可能导致股市反弹,而外国投资者对美股需求的增加预计将成为美元主要的短期推动因素。


  但花旗表示:“股市资金流入的影响不太可能如之前设想的那么巨大,因为对股票的需求已经非常高,而现在都未能推高美元,为何在未来能够做到这一点?”


  花旗预计,美联储也不太可能成为美元的“救星”。在花旗看来,美联储将持续加息的预期是“不可持续”的。


  由于美国通胀依然表现低迷,同时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人员组成也将发生巨大变化,这两大因素预计将阻碍美联储更加激进地加息。


  花旗表示,受益于美元走软,2018年欧元可能会走强。此外,无论是实际值,而是相对预期,欧洲数据面都在走强,远优于全球其它地区。


  根据花旗,欧元区政治动荡的可能性一直是欧元走软的潜在因素之一,但目前这种情形不太可能发生。


  花旗预计,欧元/美元将自当前1.18附近水平攀升,最终触及1.25的目标。


  

瑞银


  国际知名投行瑞银集团(UBS)12月5日表示,因欧元区经济复苏将在未来一年深化,看好2018年欧元/美元走势,预计明年底该汇价将触及1.25。


  在未来一年,全球通胀预计将以温和的速度增长,并为各国央行提供以稳定和持续步伐收紧货币政策的空间。


  瑞银认为,强劲的全球经济环境应会为欧元区经济体继续修复其资产负债表提供必要条件,而假如意大利大选结果符合预期,则将进一步缓解外界对欧元区政治局势的担忧情绪。


  瑞银全球宏观策略主管Yianos Kontopoulos说道:“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一直看好欧元和欧洲资产,市场低估了欧洲经济增长的强劲基础,并过度关注政治/结构性问题。我们对欧元的看涨观点将一直持续至2018年。”


  瑞银预计,2017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将超过2%,并在2018年延续这种增长步伐。


  Kontopoulos指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正在接近危机前的趋势,而此前多年来一直显著滞后。重要的一点是,相比其它需求组成部分,投资有很大的空间恢复到危机前的趋势水平。


  商业投资的进一步好转将有助于欧元区经济复苏的深化,包括以前未受经济好转影响的经济领域,以及此前被“冷落”的国家。


  Kontopoulos补充道,经济复苏的广度体现在欧元区各国增长率有明显的趋同,这应会使经济复苏更加持久。由于积累了大量的闲置产能,欧元区边缘国家的经济反弹应会继续,而近期出口大幅回升,这种状况持续的话将成为额外的利好因素。


  此外,主要归因于欧洲央行采取的货币政策行动,欧元区将面临更多的利好因素。


  瑞银预计,到2018年底欧元/美元料升至1.2500,欧元/英镑将升至0.9500。


  

巴克莱


  巴克莱(Barclays)11月16日表示,美元仍被高估,且应会在2018年逐步回落,原因在于美国以外的经济增长加快,而其他央行则倾向于更正常的货币政策。


  该行并认为,展望2018年,随着意大利大选临近,欧元进一步上涨可能会受到抑制,但在这之后欧元前景或将变得更为看涨。


  巴克莱指出,美国祭出温和的一揽子减税计划,或对明年第一季度美元预估构成一些上行风险,但巴克莱相信美元不太可能挑战2017年初的高点,也不可能改变美元的下行趋势。


  展望2018年,巴克莱预计,在第一季度区间交易之后,美元/日元将逐步下滑。


  美元/日元汇率走低,可能与美元走弱相一致,但也反映了与日元相关的因素——长期低估、空头头寸过多以及未来日本央行政策正常化。巴克莱预计,2018年年底美元/日元料跌至105关口。


  

高盛


  全球顶级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11月16日公布2018年展望报告,对明年美元、欧元、英镑等主要货币进行展望。


  该报告指出,高盛预期美联储将在2018年升息4次。不过该行强调,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美元将会走强。


  在此前的加息周期中,如2004年中期至2006年中期,美元贸易加权下滑近7%。


  高盛认为,美元面临的最大风险是美国激进的贸易和外交政策。


  值得注意,高盛外汇团队在2016年底时曾认为,2017年将成为赢家。


  高盛在11月16日的报告中列举2018年七大顶级交易推荐,其中包括看多欧元。


  高盛表示,欧元看上去被低估且持有量低。欧元区高于趋势的经济增长降低了政治风险。


  高盛认为,日本央行将日元与全球债券收益率紧密联系在一起,预计一段时间内仍按兵不动。


  高盛预计欧元/日元将升至140,高盛指出,欧洲国内和全球形势利好欧元/日元。


  

蒙特利尔银行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BMO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们表示,2018年美元将继续跌势。该行认为,全球其它地区的经济增长将赶上美国,而加息、税改都可能无法起到提振美元的作用。


  在2017年兑多数主要货币走软之后,美元的颓势势必会在2018年持续。主要原因在于,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将提速,这会支持大宗商品价格以及澳元、加元、纽元等商品货币,与此同时,资本从美国和其它发达经济体流出会令美元和其它G10货币承压。


  BMO的主要观点就是,“全球其它地区”经济走强将令美元走软。


  在2017年,美国利率上升速度快于其它多数国家,预计这种情况在2018年将继续。美联储预计将在明年加息三次,总计75个基点。正常情况下,利率上升是货币升值的一个积极驱动因素,由于提供更高的回报,利率攀升会吸引外资流入。但BMO并未预计这种情况会在2018年发生。


  他们的观点是,不断上升的利率受到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影响,货币的大部分上行空间集中在一个加息周期的开始阶段。对于美元而言,加息周期始于2015年底,然后贯穿于2016年和2017年。


  BMO外汇策略欧洲主管Stephen Gallo说道:“一旦超过紧缩或宽松周期的第三阶段,央行就失去了冲击市场或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的能力。”


  考虑到美联储在2017年已经加息三次,其已经超过了加息会对市场造成显著影响的阶段。Gallo补充道:“我们认为,不管美联储加息两次,三次或者四次,对于美元指数的影响都不会很大。”


  BMO预计2018年第一季度美元指数将下挫1.5%,年底之前每个季度下滑1.0%。


  不同声音:美银美林、法巴等看好美元反弹


  不过,也有少数机构认为美元在2018年有望“苦尽甘来”,这其中包括美银美林、法国巴黎银行等。


  美银美林G10外汇策略全球主管Athanasios Vamvakidis于12月8日指出:“市场共识似乎是税收改革不会有多大影响,这与我们在最近的客户会议上的调查数据和反馈意见一致。相反,我们一直认为美国税改是一件大事,这将在2018年初对美元构成支持。”


  Vamvakidis指出,减税政策对美元的提振将会有三种形式。出于税收的原因,公司将会受鼓励把海外资金汇回海外,其中一些资金将被转换成美元用于资本支出。减税措施可能会在未来两年将美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提高0.3至0.4个百分点。这可能会迫使美联储比预期更快地提高利率。


  至于具体的建议,美银美林表示,买入美元兑瑞郎是为资金汇回布仓的一种良好投资方式。


  美银美林的David Woo表示,在2005年企业获得海外收益税收减免时,鉴于外国投资者的资金流出,瑞郎成为G10货币中兑美元表现最差的货币。


  法国巴黎银行外汇投资北美地区主管Daniel Katzive指出,因美元从2014年到2016年上涨,与大多数G10货币,尤其是那些收益率较低的货币,比如瑞典克朗和挪威克朗相比,美元依旧比较昂贵。


  Katzive也预计,美元会出现上涨,不过这可能仅在2018年中期才会出现。


  Katzive说:“我们离欧洲央行加息和其他G10央行实施紧缩政策越来越近。我们认为,到在明年年中,将看到大量投资者对冲美元敞口的风险开始上升。”


  此外,Faraday Research高级市场分析师Matt Weller日前撰文称,对于美元后市前景,市场情绪的钟摆已经从高期望值、极端看涨,转为低期望值、极端看空,这可能会让美元在2018年的处境比2017年好得多。


  Weller称,美联储明年也将转为更加鹰派。即将就任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Jerome Powell)不太可能与其前任耶伦(Janet Yellen)的谨慎态度产生很大分歧,但投票成员的年度轮换绝对有利于鹰派。


  2017年一些大鸽派人物,包括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将不再拥有投票权,而两位在以往已显现鹰派倾向的委员——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Loretta Mester)和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将于2018年拥有投票权。Weller指出,如果通胀最终在2018年显露出走强迹象,这群鹰派人物将毫不犹豫地支持激进加息,以确保美联储不会“落后于形势”。


  他表示,即便美国经济在2018年没有展现加速的迹象,但鉴于已经出现了失衡的头寸,美元空头可能也难以进一步推低汇率,尤其是兑那些投机者积累了大量多头仓位的货币,包括欧元、澳元和加元。


  Weller总结称:“毫无疑问,要买入美元,需要对其在信心方面有跃升,但正如经验丰富的逆向交易者所知道的那样,在刚开始时感觉最糟糕的头寸往往最终会得到最好的结果。毕竟,黎明前的夜晚总是最黑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