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比特币挖矿东亚三强:中国“马力”最大,韩日也非佛系

12/28/2017, 10:40:21 AMBasics of Trading
比特币挖矿东亚三强:中国“马力”最大,韩日也非佛系

就比特币挖矿而言,韩国、日本在中国的高产量下显然没有可比性。但对比韩日两国的比特币“文化”,却可得出的一些有缺的结论。比配备,韩国龙山电子商业街区某些专卖店有超过上百台“挖矿机”同时开工,导致该地区用电量暴增。日本的“挖矿”爱好者展现出的创造性,更是满满的“日式小清新”。比“财技”,“渡边太太”们更潮。在日本许多商场里,都可以刷比特币来支付,商场内到处都是提示“可用比特币支付”的标语。

 

欢迎来到魔法世界,这是关于比特币的。

 

“你会唱迪士尼老电影《白雪公主》里,七个小矮人出场时的那首歌吗?”看到突然被问题懵住的第一财经记者,朴恩志(化名)在视频电话的那头露出了微笑,然后自顾自地唱了起来,“We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in our mine the whole day through,To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dig is what we like to do.……(大意为:“我们挖挖挖挖矿挖挖挖挖了一整天,挖挖挖挖挖挖挖是我们喜欢做的。)朴恩志说,“这歌简直就是在描述我们的生活啊。”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因为姓名的缘故,朴恩志常被认为是韩国人,其实他是一名来自中国吉林的朝鲜族留学生,在首尔一所大学主修信息技术专业已快3年了。除去上课之外,当个“矿工”或许是他平日里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他挖的并不是煤矿,而是一座“金矿”,一座比特币的“矿”。

  

“我只是拿这当作专业课程学习之余的爱好,并不指望真弄出多少来。何况我的设备太少、电费又太贵了,根本也弄不出多少来。”朴恩志告诉第一财经,据他了解,在韩国本地有一些“矿主”的工厂规模很大,虽然不见得比得上中国的一些工厂,但应该可以和另外一个邻国——日本的同行比拼一下了。

 

“因为中国的产量太高了(约占了全球的七成),拿来作比较的话,显然没什么可比性,但是比较一下韩国、日本这两个国家的比特币‘文化’,得出的一些结论可能会相当有趣。”朴恩志说。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政府对比特币表态趋于谨慎,似乎在向中国、韩国靠拢。上周,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比特币尚未被证明是一种可信的货币,因此日方仍需要比较慎重地对其进行观察。此前,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称,法国将在明年G20峰会上将提议讨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监管问题。

 

比配备:日本“发烧友”更爱DIY?

 

首尔市龙山区汉江路一带的龙山电子商业街区,是韩国国内规模最大的综合电子商业街区,共有10个商街聚集在此。“韩国本身就是电子科技强国,龙山电子商业街区的地位可想而知。”朴恩志介绍说,提及龙山,主要是因为这个地区在“矿工”眼里有别样的意义——很多人都推测,那里可能是韩国“挖矿机”最集中的地区了。

 

“挖矿机”其实就是用于获取比特币的电脑,一般都会配置专门的挖矿芯片,对显卡的损伤极大,也极费电。随着“挖矿热”的出现,“挖矿机”的成本也水涨船高。“主要是显卡价格上涨,我这样的留学生是不可能有资金实力去大量采购的,不过观察下来,好像也没阻挡其他人的热情。”朴恩志说。

 

此前当地媒体报道,龙山电子商业街区有部分出租的商铺被用作比特币“挖矿”之用,甚至某些专卖店有超过上百台“挖矿机”同时开工,导致该地区用电量暴增,甚至空调这类用电量大一点的电器启动工作时都会出现跳闸现象,安全隐患极大。最后,电子市场的管理单位不得不出面加以约束,但也并没有完全禁绝。

 

相比较韩国同行的境遇,日本的“挖矿”爱好者展现出的创造性,更是满满的“日式小清新”,充满了DIY的乐趣。

 

据日本当地媒体报道,有爱好者认为现有的“挖矿”方式太不环保,于是DIY出了人力发电型“挖矿机”,就是通过连续摇动发电杆一小时,大概可以得到相当于0.002日元的虚拟货币萌奈币(Monacoin)。发明者似乎完全不介意效率问题,只认为环保和锻炼的意义更大。

 

如果说DIY“挖矿机”更接近搞笑的话,日本在“挖矿”方面展现出的“财团化”特征更为明显。

 

在今年9月,日本互联网巨头GMO互联网集团对外宣布,斥资3.2亿美元(约合21亿元人民币)投入比特币“挖矿”,并且计划自主研发芯片颠覆挖矿领域。该公司CEO同时宣称,那将会是新一代的“矿机”。

 

由此不难看出,“挖矿机”方面的“军备竞赛”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打响。

 

拼“财技”:“渡边太太”们更潮

 

今年9月,中国监管机构关闭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禁止以人民币交易比特币。此后,日元和韩元的交易量截至目前在全球的占比已接近60%。因此,完全可以认为,韩日两国的投资人在“财技”方面的比拼大赛早已开始。

 

“渡边太太”指的是日本的家庭主妇们,好比“中国大妈”,都因市场嗅觉灵敏而负有盛名。她们使用自己的存款、丈夫的收入或家庭基金,在日本央行常年维持低利率的情况下,通过投资境外高收益品种和外汇交易实现资金增值。

 

这一次,“渡边太太”们再战江湖,她们看上了比特币。

 

“日本投资人在比特币交易上的活跃度今年以来有大幅的提高,这一人群原先喜欢炒外汇,现在同时也会配置一些虚拟货币。”多位受访的日本区块链圈人士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今年以来,比特币价格上涨近20倍,尤其是比特币在日本日常生活中的支付应用也大幅增加,提振了当地比特币需求,让一向敏锐的“渡边太太”们嗅到了买涨获利的机会。

 

事实上,在日本许多商场里,都可以刷比特币来支付,商场内到处都是提示“可用比特币支付”的标语。即使走在东京街头,也时常可以看到刷满了日本最大交易平台bitFlyer广告的车辆从身边开过。

 

“像bitFlyer这样的大型交易平台还获得了三井住友、瑞穗、东京三菱UFJ这三大金融集团等在日本颇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投资,从而让日本人对比特币交易非常信任。”Token news日本研究员南地笃士对第一财经表示。

 

日本三大行作为股东投资交易所后,个人投资者可以直接绑定其银行账户进行交易,大银行在KYC(即充分了解你的客户,包括账户实名和背景调查等)方面优势非常明显,为投资者提供了信心和保障。

 

就在12月,由一支中国国内区块链圈人士组成的考察团赴日进行了考察。考察团中的另一位成员告诉记者,日本人一般很少在公开场合谈论自己交易比特币的情况,但可以明显感觉到由于政策的支持,日本持牌交易所都在迅速发展。一个不可忽略的大背景是:日本央行对于构筑无现金社会有较高的期望,日本政府也出台和数字货币相关的税收政策。

 

比特币日本信息网最新统计显示,今年11月,日本比特币交易量超过1200万枚,按照当时价格计算,约合960亿美元,其中bitFlyer占了全日本超过60%的交易量。

 

另据信息咨询提供商Coinhills近24小时的数据统计,日本目前是全世界比特币交易量最大的国家,包揽了全球46%的交易量。韩国位列第三,占比约为13%。

 

评监管:韩国严厉程度甚于日本

 

韩国、日本两国虽然离得非常近,但两国在比特币监管方面的政策松紧度有很大的差别。从目前迹象来看,论严厉程度,韩国要远甚于日本。

 

尽管现如今的交易量已经独占鳌头,但日本的比特币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2014年,一度承担全球超过70%比特币交易量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出现大“乌龙“:其自有的10万枚比特币和用户的75万枚比特币发生了被盗事件,之后宣告破产,从而使得日本投资人一度对比特币心灰意冷。

 

直到今年4月,随着日本政府针对加密数字货币的一系列监管政策生效,日本投资人认为有了监管保障,开始大量涌入。

 

日本一家区块链监管科技企业QRC的研究员小林瑠美告诉第一财经,日本对于虚拟货币的监管是很严格的。一方面,日本政府明确虚拟货币交易由日本金融厅监管,在日本申请开设交易所需要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且交易所上线新的数字资产也需要由金融厅审核通过。同时,日本交易所对于投资者资质的审核也非常严格。

 

小林瑠美和记者提起了一个“插曲”,她的一位中国台湾的同事在刚到日本工作时,竟然因为日本交易平台严格的KYC制度而错过了上周比特币价格回调的“最佳“买入时机。“他是12月14日注册了bitFlyer账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通过KYC,因此眼睁睁地看着跌去三分之一的比特币重新又涨了起来。而且,他在申请过程遇到很多审核,其中最重要的是必须由本人接收来自bitFlyer的挂号信,直到12月25日才显示信件‘已发出’,但到今天(27日)都还没有签收到。”

 

中国区块链相关团体赴日考察发现,虽然比特币交易自由,但背后的监管体系也很严格。

 

与日本在公交车上大肆投放广告宣传的情况类似,韩国一家名叫Coinone的交易所也在公交车上投放广告,并打出“比特币交易从最安全的Coinone开始”的宣传语。在首尔的地铁站也可以看见各交易平台的广告。

 

不过,这种具有诱导性的交易所广告宣传在12月22日之后会逐渐被缩小范围并终止,因为韩国区块链、虚拟货币民间自律组织“韩国区块链协会”在本月中旬发布了行业规范条款,称韩国境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可以宣传交易所的安全性,但不可以发布诱导投资者购买数字资产的广告,并且不得组织“入会及送比特币”等推广活动。

 

“除了对广告宣传加以遏制,韩国财政企划部本月也推出被认为是针对比特币的韩国‘史上最严厉’监管措施。韩国政府将着手修改有关法律,并将提交至国会表决。”朴恩志告诉记者,这些政策一旦实行,现在很多事情都会被认为是违法的了。

 

采访快结束时,朴恩志才想起来告诉记者,他唱的那首歌的中文名叫《劳动歌》,挖矿挣比特币也是辛勤的劳动啊。而作为“回礼”,记者教会了朴恩志一句法国谚语——“Deux précautions valentmieuxqu'une。”(大意为“加倍小心总是好的”),中国话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