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市场侥幸躲过了2017 但下一场经济金融危机将更糟

1/4/2018, 2:57:11 PMBasics of Trading
市场侥幸躲过了2017 但下一场经济金融危机将更糟

2017年已经过去,市场在风险中慢慢恢复,美股走出了一个大牛市,全球大多数股市都录得了上涨。但这样的乐观情绪或许不会持续太久,2017年的稳定或许只是暂时的。

 

北京时间周三(1月3日),国外知名经济金融博客zerohedge刊登Nomi Prins的署名文章《下一场经济金融危机更加糟糕》,全文摘译如下:

 

我们成功度过了2017年。尽管我们已经不会再进行一次总统选举,但我们知道,有些人将在2018年提高赌注。

 

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成立了现代美利坚合众国史上最富有的内阁团队,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扩张特朗普帝国,这期间充满了“泪水”,也突出了体制的松懈和不平衡。除就通俄关系接受调查之外,特朗普的子女也没有表现出不体面的一面。圣诞节期间,白宫顾问伊0000卡·特朗普在曼哈顿特朗普大厦开设了一家新品牌店,颇受外界关注。

 

如果单纯看美利坚合众国股票市场和资产市场,那么笔者或许认为一切进展顺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今年上涨24%;道琼斯房地产指数上涨6.2%;比特币价格疯涨约1646%。

 

从乐观层面讲,美利坚合众国平均工资仅上涨了2.4%,按照通货膨胀计算,平均工资一直停滞不前。尽管美利坚合众国失业率跌至4.1%,创17年来最低水平,但是劳动力参与率降至62.7%,近四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新入职场的劳动力面临的困难尤其大。据悉,美利坚合众国毕业生面临着1.30000亿美元无法偿还或难以偿还的校园债务。(但不要着急,高盛投资正在解决这个问题。)

 

而我们这些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也对特朗普政府“让美利坚合众国再次强大”的决心产生怀疑,因为不断创新新纪录的美利坚合众国市场并不意味着经济已经进入平稳阶段,企业税降低40%也不意味着工资将增长40%。这些我们要牢记,即便是已经迈入了2018年。

 

首先,先从回顾过去这一年开始。对于美利坚合众国经济金融体系来说,2017年的主题有五个:共和党企业税改法案通过;大商业银行依然差劲;美联储只微调了货币政策;债务高筑;已解除政府职位的人员担任监管机构要职。

 

商业银行仍然大且“坏”

 

六大商业银行已经为2007-08年经济金融危机前后的各种欺诈行为支付了数十亿美元的赔偿金,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们在2017年处理新的处罚。因涉嫌欺诈、向非裔美利坚合众国人和拉丁裔抵押贷款人提供比白人借款人的借款利率更高的贷款,美利坚合众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摩根大通同意支付53000000美元的处罚。美利坚合众国消费者经济金融保护局对花旗集团处以28800000美元的处罚,因该公司未向抵押贷款者说明如何避免丧失赎回权,使他们难以申请救济,从而遭受损失。美利坚合众国商业银行因在试图拯救自己家园的加州夫妇问题上处理不当,被处以45000000美元的处罚。

 

但是与2016年一样,2017年六大商业银行中最受关注的是富国商业银行。2017年,美利坚合众国富国商业银行的虚假账户丑闻并没有就此落幕,公司员工在未经客户允许情况下开设的虚假账户数量可能由2016年报道的2000000个增长至约3500000个。富国商业银行也因此被处以1.42亿美元的赔偿金。

 

富国商业银行也陷入了更小的丑闻之中。据悉,在客户并不需要投保的情况下,富国商业银行向800000名从富国商业银行获得汽车贷款的客户手中收取了车险费。同时,它在没有妥善披露贷款用途的情况下提高了某些客户的抵押贷款利率,并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对部分抵押贷款擅自进行调整。

 

《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未恢复

 

在大选期间,民主党和共和党都要求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但是特朗普政府的美利坚合众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曾多次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不会推行这样的政策,并对这种呼吁表示反对。

 

为了强调对美利坚合众国监管制度的蔑视,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还主持了美利坚合众国经济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的投票表决会议,以6:3的结果撤销了针对美利坚合众国国际集团(AIG)将对美利坚合众国经济金融体系构成潜在威胁的指控。因此,美利坚合众国国机集团将不再需要提供经济金融市场定期风险报告,为在上一次经济金融危机中发挥了中心作用的指控进行赎罪。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对这一举措表示支持。

 

美利坚合众国消费者经济金融保护局的抨击

 

去年11月,美利坚合众国经济金融监管部门消费者经济金融保护局(CFPB)的首任主管理查德·科德雷(Richard Cordray)辞去了主管一职,对公民安全构成重大打击。消费者经济金融保护局是奥巴马政府成立的新经济金融监管机构,旨在避免2008年经济金融危机的重演,科德雷是前任总统奥巴马任命的首任主管。

 

2011年,奥巴马总统签署生效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在科德雷执掌美利坚合众国消费者经济金融保护局的6年里,这个拥有1600名职工的经济金融监管机构取得了诸多成就:它向消费者提供了119亿美元的执法行动救济,超过29100000人从中受益,受理了1200000件消费者投诉案件,并及时回应了97%的消费者的担忧。

 

尽管如此,特朗普总统还是任命白宫预算管理局局长马瓦尼(Mick Mulvaney)担任美利坚合众国消费者经济金融保护局的新一任主管。但请记住马瓦尼并不支持保护消费者。

 

而在美利坚合众国货币监理署这边,约瑟夫-奥丁(Joseph Otting)被证实出任美利坚合众国货币监理署署长一职。这样,奥丁将能够帮助特朗普政府重新实施后危机时代的商业银行监管措施。

 

美联储及债务泡沫

 

2017年,美联储已经三度宣布加息。因担心利息上调幅度加大或将导致市场崩溃,因此,美联储的每一次加息幅度都非常小,通常为25个基点。也就是说,美联储过去三次加息总共提高了75个基点。短期利率目前位于1.25%至1.5%的范围内。

 

美联储曾经透露将通过加息提高美元实力。作为其中的一个信号,美联储预计美利坚合众国的就业市场和经济将在2018年得到进一步改善。特朗普提名的美联储下一任主席鲍威尔将于2018年2月正式执掌美联储。在政策方面,尽管鲍威尔曾提倡放松对美利坚合众国大商业银行的监管力度,但他还将延续前任主席耶伦和伯南克的做法。这是因为廉价货币将会加快股市迅速增长,而快速加息或将损害美利坚合众国的债券市场。

 

现实情况是,美联储和特朗普政府也担心将大量债券重新卖回资本市场将导致更大范围的债券抛售,这就可能将导致另一场信贷紧缩,甚至可能造成经济衰退,这还不包括各大商业银行因企业(债券)所遭受的损失。

 

僵尸公司

 

受美联储低利息的影响,美利坚合众国未偿还企业债规模已经从危机前的340000亿美元增加至640000亿美元,创历史新纪录。去年10月1日前,美利坚合众国已经发行了逾10000亿美元的投资级企业债券,比2016年的发行速度快了三周。2017年前三季度,投机级企业债券规模同比增长了17%,这意味着美利坚合众国企业债的发行量再创历史新高,企业债券的发行量连续六年实现增长。

 

正如市场的历史发展进程所示,市场泡沫破裂了。在此之前,有些公司名存实亡。国际清算商业银行对僵尸企业做出了定义,认为在没有廉价融资的支撑下无法存活的公司就是僵尸企业。根据国际清算商业银行发布的最新季度报告显示,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中,每十家公司中就有一家是僵尸企业。

 

在前三次经济衰退之前,美利坚合众国非经济金融类企业债占美利坚合众国GDP的比重都大幅上升。2017年,该比例达到了2007年经济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另外,全球各大央行都支持非经济金融类企业债。而过去,企业用部分企业债促进实际投资的增长,但目前,企业投资一直保持了相对较低的水平。相反,美利坚合众国企业疯狂购买本公司的股票,购回规模达到了2007年的水平。

 

企业和企业税

 

尽管特朗普政府及美利坚合众国共和党宣布企业税降低40%,以促使美利坚合众国企业将资金从股票和债券市场中转移到就业市场和提高员工薪资上,但是,美利坚合众国企业还是利用廉价资金增加企业债,并收回公司股票。

 

共和党税法将公司税率从35%降至21%。总的来说,美利坚合众国大公司只是平均支付18%的有效税率。它们贡献的缴税总额仅占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年税收总额中的9%。

 

过去十年中,通用电气等企业没有交过任何税款。但更重要的是,减税计划是实行廉价资金的另一种手段。摩根大通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 对此也表示认同,他称减税计划为新一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戴蒙补充道,美联储在过去十年内实施的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使得美利坚合众国的信贷规模达到4410000亿美元。

 

展望2018年

 

进入2018年,美联储只关心减量或缩减资产负债表,它此前推出的加息75个基点也是为了实施这步措施做铺垫。自从美联储宣布将停止对到期债券进行再投资以来,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大致持平。美联储总是难以做到言行一致。

 

因此,尽管美联储逐渐减少声明,2018年,其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缩减了100亿美元。据悉,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仍然维持在441亿万美元,相当于美利坚合众国GDP总额的23%。即将上任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很有可能将继续推出廉价货币。

 

从财务角度看,这意味着2018年市场廉价货币横飞,通货膨胀将导致市场泡沫,债券市场或者债务市场泡沫将出现破裂。在2019年以前,共和党的税改法案不会对美利坚合众国经济金融体系产生任何作用。但是预计额外资金将带来更多的股票回购。这将有助于保障美联储加息措施的顺利实施,因为它能够促使企业提供公司股价。

 

与此同时,美利坚合众国财政部、美联储及美利坚合众国小型监管机构也将进一步放松经济金融体系和商业银行业的监管力度。如果在2018年或之后爆发另一场经济金融危机,这场经济金融危机将比以往的更加严重。这是因为美利坚合众国没有彻底改革整个经济金融体系,商业银行依然大到无法宣布破产,美联储和各地区中央商业银行依然通过保持廉价资金控制了资金流动。

 

从政治角度看,任何当权政党都无法解决美利坚合众国面临的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