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北美重质油也加入战团:OPEC你慢慢减产,市场都归我啦

2017-2-21 15:56:30Basics of Trading
北美重质油也加入战团:OPEC你慢慢减产,市场都归我啦

出于同美国页岩油竞争的目的,OPEC减产针对的是重质油,而保留、甚至提高了轻质油的出口。然而,不仅前有俄罗斯的重质油迅速填补空白,北美的重质油也加入了战团争夺独立的“茶壶”炼油厂之需求。从船运数据来看,中国独立“茶壶”炼油厂现在正少见地从北美长距离进口重质油。交易商表示,这个交易在成本上可行,是OPEC减产,以及加拿大与美国供应过剩合力造成的。

无论是沙特的主动调整生产比例,还是委内瑞拉因为资金原因产量滑坡,中国市场的重质油供应都出现了市场空白,这提高了中东重质油在亚洲的报价,所以即使从俄罗斯、大西洋盆地(Atlantic Basin)和美国进口也要更便宜些。一家位于新加坡的交易商表示:

“OPEC减产从重质油和中质油入手,而作为中国原油重要供应来源的委内瑞拉出口量也在下滑。”

这家交易商同时表示,本次重质油供应收紧,恰好发生在重质油炼油厂在检修升级工程结束后需求回升的时候,这让无处安放的需求十分尴尬,因此转向北美的供应自然而然。

根据船运数据,至少有100万桶美国墨西哥湾生产的Mars品级重质油将会在今年4月抵达中国山东省的港口,接收方有可能是山东汇丰石化(Shandong Wonfull Petrochemical Group)。此外,卡斯尔顿(Castleton Commodities International,CCI)也计划将100万桶未知品级的重质油通过苏伊士型油轮Erviken号出口中国,该船货计划于当地时间2月20日开始装船。

实际上,中国炼油厂自去年年底以来就已经提高了从北美的进口,而亚洲对重质油的强劲需求让Mars品级重质油相对WTI基准价的价格达到了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最近一批北美重质油是在今年1月早些时候抵达中国港口的。航运数据显示,苏伊士型油轮Ligurian Sea号从美国德州亚瑟港(Port Arthur)装载了60万桶U.S. Gulf Coast Blend(多种美国和加拿大重质油的混合油)出发,在55天的长途跋涉后于山东省岚山港卸货。

而最终的接收方无一例外地都是独立茶壶炼油厂:中能华贸(Sinoenergy)将这批船货的绝大部分售予了山东天虹化工(Shandong Tianhong Chemical),其余的售予了山东海游石化集团(Shandong Haiyou Petrochemical Group)。重质油一般来说密度更大、黏度更高,初次炼化后有比较高比例的油渣(residue fuels),可以通过裂化装置处理成汽油、产油等价格较高的燃料油。而由于价格在总体上更便宜,因而炼化利润比轻质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