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6%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贸易战一旦爆发,对美元有何影响?

2018-6-27 10:23:42Basics of Trading
贸易战一旦爆发,对美元有何影响?

眼下贸易紧张局势仍然吸引着投资者的高度关注,假如全面贸易战爆发的话,将会对美元走势产生何种影响?荷兰国际集团(ING)策略师们表示,如果美国与中国和欧盟的紧张关系升级为一场全面爆发的“贸易战”,那么美元将面临失去其“避险”货币地位的风险。

外汇交易跟单平台

投资者还可能开始质疑,如果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导致美国经济前景恶化,美联储(FED)是否能够如当前市场预期般在未来12个月加息三次。ING表示,这几乎肯定会对美元汇率不利。


ING外汇策略师Viraj Patel表示:“特朗普总统对哈雷·戴维森的决定不予理会,并不表明政府过于担心其民族主义政策议程可能引发的反击,但这也不意味着任何人(个人或企业)都能阻止白宫走上当前的贸易战争之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年夏天外汇市场的前景看来仍不明朗。”


哈雷·戴维森,这家知名摩托车制造公司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象征之一,本周因扛不住贸易战背景下欧盟对美国摩托车加征高额关税的压力而宣布将增加海外产量。


哈雷在周一递交美国证监会的文件中表示,欧盟进口美国摩托车的关税从6%飙升至31%,预计将导致每一辆销往欧洲的摩托车成本增加2200美元,而他们将不会上调零售和批发价。


当地时间周二(6月26日)早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文中称,“今年初,哈雷就说他们将把堪萨斯城工厂的大部分业务转移到泰国,那是在宣布关税的很久之前。因此,他们只是以关税/贸易战为借口。这显示出贸易是如何的不平衡和不公平,但我们会解决的。”


特朗普还在推文中写道:“很惊讶,哈雷公司居然是第一个挥白旗投降的公司。”

timg.jpg

针对美国在本月初对从欧盟进口钢铝产品征收关税,继加拿大、墨西哥之后,欧盟自6月22日起正式对从美国进口的价值约28亿欧元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然而,令全世界惊讶的是:就在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却“立刻”在推特上进行了强硬的回击。特朗普称,“鉴于欧盟长期对美国及其企业和工人实施的关税和贸易壁垒,如果这些关税和壁垒不很快取消,美国就要对他们所有出口到美国的汽车征收20%的关税。”


据悉,美国商务部已于今年5月底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启动所谓的“232调查”,声称海外进口“削弱了”美国国内汽车产业。


Patel在周一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全球贸易体系存在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但市场对美国2018年GDP增长的普遍预期仍在继续推高(目前为2.90%),这似乎让我们有点困惑。如果哈雷·戴维森事件传达了什么信息的话,那就是美国经济前景并不能免受任何贸易战争升级的影响——而来自大量主要贸易伙伴的小规模报复性关税极有可能非常显眼。”


此前美国已经宣布了针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措施。此外,美国还威胁对从欧盟进口的汽车征收关税,而美国与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紧张。


Patel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看到美联储在今年再加息两次,而明年又加息三次。在当前这个阶段,美联储将在未来一年加息70-80个基点的的预期已被市场消化,这看起来更像是美元的逆风因素。


6月15日,美国正式公布将被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将对5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中国关税清单包含两个序列;清单包括1102种产品,总额500亿美元。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第一组中国关税将于7月6日开征;第一组中国关税涵盖340亿美元进口;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称,将对160亿美元的第二组关税进行进一步评估。


Patel在报告中写道,鉴于美国净国际投资头寸为庞大的负值,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作用不应被夸大。ING认为,欧元、日元等具有经常帐盈余地区的货币可能会比美元更具避险属性。


Patel及其ING团队表示,考虑到欧元区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大量出口贸易将为欧元提供自然的支持,欧元在未来几个月甚至可能开始表现出避险品质,特别是如果持续的风险厌恶情绪导致全球股市转低、汇市波动性攀升。


欧洲和日本的经常帐盈余也意味着,与美国和其它一些国家相比,这两个地区对从国际市场吸引投资者融资的依赖程度都较低。美国正愈发依赖海外资本流入,以弥补政府财政计划的不足。预计未来10年,美国预算赤字将增加至多1.5万亿美元。


根据知名外汇资讯网站Poundsterlinglive,2018年迄今ICE美元指数攀升约2.4%。


美元已经较2月触及的三年低点上涨约6%,并且在近期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下,美元仍获得良好的支撑。但上述涨势是在此前12个月重挫约10%之后出现的,有机构也对美元反弹的强劲程度以及关税争端的长期影响发出警告。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 Agricole SA)外汇策略师Valentin Marinov和Manuel Oliveri在6月25日报告中指出,鉴于美元多头仓位已接近多年高位,美元可能已进入超买区间,因此下行修正的风险“似乎相当高”。


针对贸易战爆发的情况,Euro Pacific Capital首席执行官(CEO)Peter Schiff在6月22日报告中写道:“美国进口可能减少,这或将导致消费减少,经济增长放缓,税收减少,从而增加政府的预算赤字。一场贸易战可能会让我们的赤字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一个口袋。此外,经济放缓可能会迫使美联储降息,而不是加息,而现在很少有人会想到这一点。正如所有意外都会发生的那样,这可能会冲击市场,并可能导致美元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