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小心意大利被带跑偏 否则欧元就彻底要“归西”了

2017-3-17 14:03:43Basics of Trading
小心意大利被带跑偏 否则欧元就彻底要“归西”了

英国脱欧后,虽然欧盟和欧元在荷兰逃过一劫,但是意大利那方又起火了。佩斯卡拉大学(Pescara university)教授贝加奈(Alberto Bagnai)本周发表了一条非常刺激的言论:可控地送欧元“归西”。他认为,“脱离欧元区成本高昂,但是比留在欧元区的要小得多”。然而,意大利脱离欧元区或将对欧元产生致命一击

其实,欧元支持者还是意大利经济学家、政府官员和商业人士中的主流,民调显示大多数民众也支持留在欧元区,但是对欧盟整体持保留意见的比例越来越高,因此脱欧阵营获得支持的速度让欧元支持者警觉了起来。意大利财政部长帕多安(Pier Carlo Padoan)表示:

“近期意大利脱欧的言论很流行,让我不寒而栗,宣传这一概念的人对经济、社会和文化破坏一无所知。”

意大利的争论只是弥漫欧洲反欧盟、反欧元政客建立了坚实支持人群基本面的一个缩影。荷兰的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和法国的勒庞(Marine Le Pen)都是个中翘楚。应该注意到,虽然目前来看威尔德斯大选失败了,但是其党派在议会中的议席数量可是提高了。

今年一月米兰投资银行(Mediobanca)发布的报告则在意大利掀起了一场新的热浪。作者古列尔米(Antonio Guglielmi)总结称虽然近几年可以促成一场代价不太高的脱欧,但是窗口期因为意大利债务结构的变化而关闭了:

“无论动机如何,现在都太晚了。”

然而脱欧者将重点放在了“代价不太高”上,同时为脱欧的可能正在被公开的讨论和考虑而兴奋。在政坛上,欧元已经成为了集火的对象。民粹主义、在民调中领先的五星运动党(Five Star Movement)以及极右翼的北方联盟(Northern League)都有退出欧元区的口号,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的中右翼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目前排在民调第四位,也有类似的提议。

只有目前执政的中左翼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PD)有意愿在下界大选前的这一年里捍卫欧元。其首席经济顾问、SAIS Europe教授塔代伊(Filippo Taddei)认为所有讨论离开欧元区的讨论都是“令人尴尬的”。他表示:

“欧元是一个显眼的靶子,讲道理的传统中产阶级都在问‘我们离开会怎样?’,我已经感觉到了。”

离开欧元区的想法本质上抓住了因为经济长期衰退引发的公众广泛失望情绪,而现在意大利人也对此前意大利里拉的长期贬值保持竞争力产生了怀旧情绪,因而辩称只有重夺货币主权才能让意大利从欧盟以及欧央行设置的预算及监管限制中解脱出来。

欧元支持者认为意大利的新货币必然会大幅贬值,之后会导致通胀螺旋、高利率和真实工资萎缩。塔代伊认为低收入阶层在价格提高的时候遭受的冲击最大,还会伤害到家户储蓄的真实价值、导致资金外流,反过来或会触发银行危机。这些市场波动的同时债券利率也会提高,重新点燃意大利债务压力。他表示:

“(脱欧)的确可以提高竞争力,但是代价是伤害了工薪阶层。”

然而贝加奈却认为大贬值的前提就不成立,贬值幅度将会非常微小且未必就会造成实际工资下跌;如果在一场“痛苦”的脱欧后出现了经济衰退,随后也会出现V型反弹:

“现在人们都失业了、工资是零,因此问题不是工资会怎样,而是他们能不能找到工作。”

随着意大利还在不景气中无法自拔,欧元支持者越来越担忧民意会被带跑偏。前意大利财政部首席经济学家、现就职于伦敦研究公司LC Macro Advisers的科多尼奥(Lorenzo Codogno)表示:

“虽然现在几率很低,但是可能转变为一个自验预言。就我看来,意大利脱欧的几率目前还不足5%,但是在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