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近期行情走势逆天 两位重量级专家已为此隔空交锋

5/2/2017, 9:51:38 AMBasics of Trading
近期行情走势逆天 两位重量级专家已为此隔空交锋


上周,伴随标普500指数再度冲上新高,围绕美股估值是否已经过高,涨势是否还能持续的争论也进一步升温,两位重量级专家席勒(Robert Shiller)与西格尔(Jeremy Siegel)也双双下场,在CNBC展开了隔空交锋。


可以肯定的是,股市近期的涨势主要是来自估值的提升。S&P Capital IQ的数据显示,截至周五收盘,标普500指数基于未来十二个月盈利预期的市盈率已经从大选前夜的16.4增长到了18.1。当前的市盈率水平哪怕是较之3月初18.4的历史最高点,也只是咫尺之遥。


美股已被罕见高估 过去只出现过两次


如果从其他方法着眼,则还将得出估值水平更加异常的结论。上周,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接受CNBC采访时曾经指出,美股如此过度高估的情况在整个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只有两次比现在更高,分别是1929年和2000年。


席勒所采用的指标是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在这一指标的开发和推广当中,席勒本人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周期调整市盈率将股市当下的水平与过去十年的盈利历史进行比较,并根据通货膨胀因素进行调节。如此编制指标,是为了让企业盈利数据能够更加充分地体现其在较长商业周期当中的整体表现。毕竟,大多数企业股票的估值显然不应该以未来短短一年的盈利情况为基础。


当然,这并不是说股市随时都可能暴跌。正如席勒也指出了的,周期调整市盈率大约在1998年就达到了和现在大致相当的水平,但是此后还持续上涨了相当时间,直至互联网泡沫的最终崩溃。席勒表示:


“我们完全可能再度重复那样的轨迹,我们现在已经处于一种非常古怪的状态之下了。因此,我并不是在建议立即退出股市,我只是要大家明白,局面已经很危险了,但是持续上涨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市盈率发出了一个错误信号


只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席勒“危险”的判断的。事实上,《股市长线法宝》和《投资者的未来》等经典作品的作者、宾西法尼亚州大圩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西格尔就相信,周期调整市盈率这次是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西格尔是席勒的好友,也是争论的好对手。


西格尔解释说,首先,当下所谓的近十年历史盈利数字中包含了2008年下半年到2009年利润大幅度下滑的危机时代的数据。从2008年第三季度开始的三个季度当中,标普500指数的每股盈利几乎是0美元,而2016年最后三个季度,这数字是76美元。西格尔强调:


“我认为,这个每股盈利为零的情况,是五十年一见,甚至七十五年一见的特例,是难以重复的。正因为如此,便构成了一个失真的盈利比较基础。”

其次,西格尔强调,席勒使用了“非常保守的通用会计准则(GAAP)盈利数据”,这种数据“还在伴随时间演进变得越来越保守,这也是一个使得当下市盈率看起来过高的原因”。


对于席勒的观点,西格尔的第三条,或许也是最有力的一条批驳意见是,席勒的“估值判断没有将资产市场的其他情况考虑在内,忽略了利率,忽略了房地产,忽略了其他任何东西,而只是说股票应该有一个‘正确’的价格,即基于1871年到2000年的历史平均值”。西格尔指出:


“那不是我们的现实世界,我们是生活在一个低利率世界当中的。我们不该再继续使用一个已经落后了十年的平均值,尤其是在面对着当下这种增长的情况下。”

多元化配置才是王道


可见美股估值现在是否已经过高,确实是个难以得出最终答案的问题。除开前述的这些不确定因素之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估值对于市场的短期行情几乎没有什么预测力。不管投资者会相信席勒还是西格尔的判断,优秀的投资管理的要义都不会改变。


西格尔表示,哪怕真心相信当下股价依然低廉的人,也不该忽视多元化。这是因为近期以来,美股相对于其他主要资产门类涨势惊人,很可能已经使得投资组合中各种不同资产的比例偏离了最初的配置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