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特朗普光环褪色 大妈及奶奶联手护美元

1/17/2017, 10:54:26 AMBasics of Trading
特朗普光环褪色 大妈及奶奶联手护美元

1

2016年12月中旬之后,也就是美元指数突破103之后,美元就收住了强势上攻步伐。导致美元升势暂缓的新闻事件大多和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有关。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包括俄罗斯特工帮助特朗普胜选,美国召回全部航母给特朗普下马威等等。

必须承认,上述新闻对于特朗普的确有不良影响,但他们并不具备终止美元上行步伐的能力。首先,普京是不是特朗普背后的男人这件事情恐怕很多年之后都不会有结论,如果情况属实,美国国家安全部门基本上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这注定是一本糊涂账,媒体过过嘴瘾也就算了。

而美国召回全部航母事后也被证明报道有误,实际情况是由于资金问题,美国本该出海部署的航母未能准时出发,导致航母海外执勤未能实现无缝对接,但当地仍有美国军舰驻守。虽然这里面很可能有奥巴马临走前让特朗普难堪的成分,但美国是几乎不会发生军队逼宫这种封建社会才会上演的戏码的,所以航母海外部署出现真空顶多是美国政府内部的一次小冲突,不会对美元走势产生深远影响。

上述不利于特朗普的新闻事件却给了美元一个很好的下台阶的机会。因为他们可能暗示着,特朗普的总统之路不会一帆风顺,甚至在华盛顿内部也是暗礁重重,而美元前期的凌厉涨势就是建立在对特朗普一系列“新政”的狂热乐观预期之上的,一旦这种预期出现降温,美元的涨势必然遭遇波折。

华尔街的投机资本对特朗普的态度十分值得玩味。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华尔街绝对是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特朗普诸多政策的“自相矛盾”之处被主流媒体、华尔街的分析师以及首席经济学家们反复抨击,给人的感觉特朗普就是个文盲加疯子。

但特朗普胜选之后,华尔街的态度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后就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机构投资者们似乎立刻忘记了几天之前,甚至是几个小时之前对其不屑一顾的态度,特朗普的政策主张立刻从应被甩进垃圾桶的废纸变成了能够推动美国走向繁荣的灵丹妙药。特朗普政策主张的自相矛盾之处以及夸大其词,难以实施的诸多“壮举”被刻意忽略,美联储也不失时机地对2017年的通胀前景表达了一下乐观态度,给出了2017年最多加息3次的积极暗示。也正是华尔街对特朗普刹那间的态度大逆转制造了美元前期的飙升行情。

无论华尔街对特朗普态度的扭转是出于什么目的,但至少有一点是十分确定的,那就是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其对特朗普政策的批评在逻辑上更站得住脚。与贸易和投资直接相关的外汇交易在国际外汇市场并非主导,纯粹赌方向的投机炒作才是主流,而美元因特朗普当选而掀起的狂飙行情中的投机色彩不言而喻。

但投机追求的绝不是制造长期趋势,大资金和主流舆论相配合制造频繁的起落才更符合其利益诉求。所以笔者在前期文章中多次指出,美元的“特朗普行情”一定会遭遇较大的波折,而波折的起点就是市场开始对特朗普“新政”的推行难度开始质疑的时候。笔者本来猜测这种怀疑情绪会在特朗普当选后才会显化,但美国现任政府给特朗普埋下的一系列绊马索从政治层面将特朗普可能面临的困难提前暴露了,这可能才是美元近期弱势的主要原因。

至于特朗普本人,可能是逐渐意识到执政的难度,但更可能是随着就职的临近,其认识到有必要令自己的行为趋近“正常”,所以他在11日举行的,当选以来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并未对舆论高度关注,但推行难度极大的经济刺激、税收和扩大基建等政策发表明确看法。但这明显不利于美元维持上攻动能。

虽然市场正在从“特朗普亢奋”中冷静下来,但美元可能只是从强势上攻向强势震荡转变,因为虽然特朗普的“光环”在褪色,但来自欧洲大陆的“朋友”会给与美元持续的支撑。

例如,上周美元指数已经露出跌穿101的疲态,但很快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就高调表态“愿意放弃欧盟的商品和服务单一市场,以重新获得英国对边境和法律的控制权”。英国首相的表态意味着英国很可能放弃与欧盟的零关税贸易,也就是大家通常说的“硬脱欧”。而本周三,以德国总理默克尔为首的英国脱欧委员会将开始准备英国脱欧谈判相关事宜。按惯例,这种大事的谈判过程一定是冗长而艰难的,德国一定会尽量避免英国获得较好的脱欧条件,英镑可能受到较长时间的压制,这对美元无疑是利好。

除了英镑,欧洲大陆也即将迎来法国总统大选。虽然目前的民调结果仍然显示极右翼政党领导人勒庞很难战胜保守党候选人菲永,但民调也显示勒庞目前的支持率接近40%,这并非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数字。万一法国大选过程中民调数字出现波动,欧元的压力也不会小。所以默克尔需要操心的绝不仅是一个特蕾莎·梅,勒庞这位高举分裂欧盟大旗的女士也是个麻烦。

还有一位奶奶级人物对美元的支持可能弥补特朗普的后劲不足,她就是美联储主席耶伦。美联储在2016年12月做出2017年加息3次的暗示之后,2017年初美联储的官员就按“惯例”开始为加息造势。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美国克里夫兰联储行长梅斯特在1月6日表示,“2017年加息三次是合理的”。

2015年以来,美联储官员从年初开始就为加息造势几乎成了例行公事,无论最终能够加息几次,联储官员们总会轮番出场为“光明的”加息前景呐喊助威,当市场对这些言论表现出疲态时,耶伦、费舍尔这些主席级别的人物就会出场接力。美联储的口头功夫对美元的强势功不可没,而2017年,这一行之有效的市场引导模式肯定会得到坚持。

总之,随着特朗普就职。特朗普会发现推进其雄心勃勃的施政纲领远比赢得总统大选要难,美元后市能否被特朗普继续拉升很难说,但几位在国际政坛举足轻重的大妈乃至奶奶级的人物应该有能力护住美元的大盘,至少在法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前,美元指数基本维持在100上方强势震荡的概率比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