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边境税”的迷茫之路:特朗普的炮轰令共和党税改计划陷入“凌乱”

2017-1-18 13:41:05Basics of Trading
“边境税”的迷茫之路:特朗普的炮轰令共和党税改计划陷入“凌乱”

特朗普“嘴炮”不仅仅朝外部喷,还指向了盟友,留下共和党议员们“在风中凌乱”。这位新总统指责众议院共和党提出的边境调节税 “过于复杂”,他们的“内讧”可能威胁到共和党税改计划的推行。当前,边境税甚至整个税改计划推出前景一片迷茫。


特朗普上周五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他一听到边境调节税就不喜欢,因为往往调节的结果不如人意。“这太复杂了,”他称,“我只希望它友好而简单。”


“这让他们陷入了真正的困境,”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援引税收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Howard Gleckman称, “在他们的计划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但没有什么明确的方法来堵住它”。


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提出的边境调节税(border-adjustment tax)是共和党“A Better Way”税改计划的核心部分。边境调节税将对美国的进口商品(在美国销售的、海外制造的商品)征收20%的税,但同时给予出口商品(在美国制造的、销往其它地区的商品)免税。这一税收的设计是面对所有企业,无论他们总部是在哪里,对企业出售给美国的商品征收20%的税。边境调节税的理念在于,企业可以在全球搜寻低税率的地区来生产,但他们的消费者所在地是不变的。


然而,特朗普频繁提及“边境税”,但他的说辞始终非常模糊,导致外界困惑不已:他指的到底是关税,还是类似共和党议员提出的税改计划?


Politico提及,为推行税改方案,众议院议长Ryan一直“悄悄”地与特朗普的助手作战,而特朗普团队一些成员抱怨,边境调节税方案太过复杂而无法向选民解释,转而寻求推动替代旧关税的方案。


共和党在“Better Way”方案中阐述,税改的目的包括,将促进增加就业岗位,为每个美国人提供机会;将简化税法,使其更公平,负担更少等。


税改的迷茫之路


一方面备受特朗普的职责,而另一方面,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暗示,他们并不打算退缩。这将导致双方在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议程中僵持不下。


"众议院议长Ryan常常与当选总统及其团队就改革我们的税法沟通,"众议院议长发言人AshLee Strong表示,“改变我们对出口和进口商品的征税方式是税法的一大部分,我们非常有信心能够完成它。”


不过,Politico评论指出,特朗普的言论表明他并不关心政策制定的细节,他在医保问题上向其盟友意外地又扔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他承诺奥巴马医保的替代方案将为每一个人提供医保。这远远超出了国会共和党一直在考虑的范围。


税改和撤销奥巴马医保可能是特朗普上任后第一批要实施的政策。需要注明的是,这两项改革均不需要民主党支持,通过启动用预算调整程序即可实施。(注:启动程序后政策实施仅需要参议院简单多数同意即可通过,目前共和党控制了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52个)


除了让提出边境调节税的众议院共和党议员“难堪”,对于这项税收提案的反对者来说,特朗普的批评是一个好消息,Politico评论道,那些质疑边境调节税的国会议员或抓住这一时机推动税改的替代方案。此外,担心进口税大幅增加的零售商、汽车制造商、玩具制造商和炼油厂等等,都会对特朗普的批评言论感到“欢欣鼓舞”。


然而,特朗普常常含糊地表示要征收“边境税”,问题在于外界现在很“困惑”:特朗普说的是关税还是类似共和党议员一直在推动的企业税改革计划。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就不断地重写了其税改计划,有时候全盘否定,有时候增添新的想法,而实际上,在修改的过程中,特朗普的税改计划与共和党的方案越来越近。


曾经参与拟定特朗普税改计划的经济学家Steve Moore表示,特朗普曾简单地将边境调节税放到其计划中。


“我们很多个月之前制定税收计划时,已经就边境调节税存在分歧,”他称,“因为有争议,所以后来被删掉了。” Steve Moore表示,有担心该税收会抬高价格,伤害到进口企业。


边境税能推出吗?


高盛此前分析称,税改将在3月底或4月快速在众议院展开。预计税改方案中仍将保留边境调节税和限制利息支出抵扣税收的条款。很可能通过限制利息支出抵税的条款,但今年出台边境调节税的概率仅有30%。


摩根大通认为,各国对美国边境税敏感程度与大选后不同股指、货币的投资者头寸变化存在较大差异,表明市场认为实施边境税的概率很低。


前高盛全球经济部门负责人Gavyn Davies表示,若边境税真正出台,这不仅仅是美国企业税收的重大改变,也将被贸易伙伴视为一种贸易保护措施,从而引发报复。


Gavyn Davies认为,“边境税”的直接效果很可能是推升美国通胀、减少进口、提振出口并使得企业税收增加,十年间可能增加1.2万亿美元。不过,它可能推高美元,这会抵消一部分前述效果。


德银在此前的报告中指出:在极端的情况下,要完全抵消这一税收政策所带来的价格变动,美元的升值幅度可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