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美国选择困境:要特朗普“讹诈式贸易战” 还是要“美国立国精神”?

2017-1-20 11:36:10Basics of Trading
美国选择困境:要特朗普“讹诈式贸易战” 还是要“美国立国精神”?

2017年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并发表了题为《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的主旨演讲。2017年国家最高领导人习总书记参加达沃斯会议,不仅反映出中国希望扮演全球经济中大国角色的意愿,同时全球贸易的主题也表达了中国推进全球化的决心与担当。

习近平出席达沃斯论坛,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国家主席出席达沃斯论坛,时机恰好为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之前,再结合近日特朗普频频Twitter发表的“贸易战”言论,不禁让人猜想此次习近平出席达沃斯论坛的意义:一方面中国希望劝诫美国遵循国际化的大趋势,另一方面如果美国倒行逆施,则中国将接棒美国,联合其他国家建立抛开美国的新全球化秩序,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

对于特朗普的“讹诈式贸易战”,海清FICC频道有两点评论:一是从经济角度讲,贸易战将极大地提高美国物价水平,并引发其他国家的联合反制,美国将承受灾难性后果;二是更深层次的政治角度,特朗普贸易战将颠覆美国的立国精神,华盛顿共识将被美国自己彻底颠覆,美国最为看重的契约精神将被美国自己打破,美国的国际信誉、国际形象、国际地位将长期严重受损。因此,我们认为特朗普真正开打贸易战的可能性极低,特朗普的贸易战更可能是“讹诈式贸易战”。

一、特朗普的Twitter“贸易战”

特朗普喊话“贸易战”,胁迫企业改在美国投资,使得制造业回流,不仅有悖于比较优势理论,不利于美国产业结构的升级;同时,高昂的人工成本将推升制造业成本,带动产品价格上涨,损害美国内需以及降低社会福利水平。

特朗普通过推特喊话,福特在墨西哥投资16亿美元的小型车计划是“耻辱”,将对福特返销回美国的新车征收35%的高额关税。在特朗普的威胁下,福特公司宣布,在综合考量“政治和市场现实”因素后,宣布取消16亿美元的墨西哥新厂建设计划,转而向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家制造厂投入7亿美元并增加就业岗位。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通过推特影响企业投资决策的事件并不是个案,包括丰田、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马云、韩国现代起亚相继表示愿意增加在美国投资,增加美国就业岗位。特朗普通过威胁企业,收取高额关税的方式,改变企业的投资决策,本质上就是预期管理下的“贸易战”。

特朗普“贸易战”的目的是美国制造业回流,使得美国经济的“再工业化”,违背全球化比较优势分工。理论上,一个国家会集中生产并出口该国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由于美国产业结构领先其他国家,美国侧重于发展高技术产业,导致美国制造业流出,度过“去工业化时代”。如今,通过贸易保护引导制造业回流,全球化进程逆化,不符合国际比较优势分工。

同时,由于美国的人工成员要远远高于绝大多是国家,制造业的回流将大幅抬升产品的价格。产品价格的上行,一方面会不利于美国的消费,有损美国的内需;另一方面,价格上升会挤出消费者剩余,降低美国社会福利水平。

二、全球化的利弊与自我毁灭倾向

经济全球化符合历史潮流,想人为地“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它一方面推低了全球通胀水平,利好全球福利,但另一方面也推高了资产价格,扩大贫富差距,形成全球化的自我毁灭倾向。

习总书记致开幕词中提到:“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不是哪些人、哪些国家人为造出来的。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各国人民交往。”

全球化是一种符合历史潮流的大趋势,它能够使得全社会共享所有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这种广义资源的重新整合与配置所带来的价值与创造性是远超乎想象的。

我们认为,经济全球化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经济全球化推低了全球通胀水平;但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会扩大贫富差距。海清FICC频道在G20专题《货币宽松之病与“反全球化”思潮兴起》(作者:邓海清,陈曦)中已经进行了详细论述:贸易全球化,使得制造业流出发达国家,流向人工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低廉的人工成本拉低了商品的价格,推低全球通胀水平。另外,贸易全球化推低全球通胀水平,进而推低全球利率水平,使得资产价格快速上涨,扩大贫富差距水平;同时,制造业流出发达国家,导致就业机会减少,进一步挤压低收入人群就业。

全球化演化到最后,形成“全球化→国际分工→发达国家底层受损→反全球化”、“全球化→低通胀→低利率→资产价格泡沫→贫富分化→反全球化”两个闭环,即“全球化”演化到最后会产生“反全球化”的力量,如果这些力量成为关键国家执政力量,可能导致全球化的自我毁灭。

但是,我们需要看到,如果开历史的倒车,重新回到各国相互独立、以邻为壑的状态,发达国家的底层人民难言受益。一方面,底层人民更依赖发展中国家低廉劳动力提供的廉价商品,另一方面,底层人民的福利政策资金来源恰恰是发达国家富人阶层向发展中国家的出口。

总体而言,全球化实现了全球性的资源优化配置,有利于全球总福利的优化。尽管其造成了部分国家部分阶层的受损,但“反全球化”并不一定会提高这些阶层的福利。在下面我们将看到,如果真的开打贸易战,美国将承受灾难性的后果。

三、经济和政治层面决定特朗普是“讹诈式贸易战”

特朗普“贸易战”本质是“讹诈式贸易战”。换言之,特朗普贸易政策根本不可能实施,特朗普只是通过这种讹诈的手段来威胁、恐吓企业,来谋取利益。

从经济角度讲,“特朗普贸易政策”不可能推行的主要原因:

1、特朗普对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直接影响到其他国家的出口,以及外商的投资。其他国家会相应地采取贸易保护反制措施,维护本国的贸易利益,从而影响美国的出口;

2、其他国家企业遭受美国政策歧视,各国为维护本国企业,会采取报复性措施,“封杀”美国企业,美国离岸企业将受到较大程度影响,推低美国GNP增速;

3、即使制造业回流美国,昂贵的人工成本,将大幅抬升产品的价格。价格的上行,不仅不利于美国的消费,降低美国内需,减少的进口由于价格上升不会完全转化成为对本国商品的消费;同时,将有损美国居民的福利水平;

4、特朗普“贸易战”政策,可能引发“逆全球化”进程,全球通胀将面临上行压力,利率上行,资产价格快速下跌。在全球增长动能不足的情况下,利率的快速上行,以及资产价格的快速下跌,可能引发大面积经济危机,以及“刺破”资产泡沫,后果严重。

总之,无论是从别国同样会加大商品贸易保护力度,对美国企业采取报复性贸易政策,美国人工成本会抬升产品价格,还是逆全球化推升利率、拉低资产价格来看,特朗普“贸易战”将牵一发而动全身,连锁反应将使得特朗普根本无法承受其后果。

特朗普贸易战对美国更深层次的危害在于,特朗普必须在贸易保护和美国立国精神之间做出选择。美国之所以立国,就是因为追求自由,民主、人权、自由、平等等关键词构成了美国的核心价值观,而一旦美国采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行为,将颠覆美国的立国精神。

回顾美国历史上的孤立主义,本质上是美国远离国际政治、军事争端,但美国几乎从来没有在贸易上采用孤立主义。回顾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是最主要的军火出口商,同时美国是最大的人才流入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客观上讲美国是最大的受益国。

特朗普真的开打贸易战,将导致另一个更为可笑的局面:“华盛顿共识”被美国自己颠覆。华盛顿共识的核心内容是“贸易自由化、开放市场、放松对外资的限制、放松政府的管制”,而贸易战则是“贸易保护、封闭市场、加强对外资的限制、加强政府的管制”。

因此,如果贸易战真的开打,一方面将在经济上给美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另一方面将导致美国立国精神、华盛顿共识、契约精神的全面崩溃,美国的国际信誉、国际形象、国际地位将长期严重受损。因此,我们将特朗普“贸易战”定性为“讹诈式贸易战”,真正实施的可能性极低。

四、如果特朗普强行开打“贸易战”,中国该如何应对?

尽管我们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具有“讹诈性”,大概率不会真正推行,但是提前作出应对方案有备无患。

我们认为,特朗普真正开打“贸易战”的方式不外乎两种:第一种是美国拉拢日、欧、德等发达国家建立发达国家阵营,将发展中国家隔离在阵营之外,形成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战;第二种是美国“单打独斗”,不区分任何国家,无差别实施贸易保护措施,仅仅考虑自身的贸易利益,形成美国对全球的贸易战。

对于第一种,日、欧、德等国可能并不希望与美国成立发达国家贸易战阵营,毕竟日、欧、德等国在发展中国家仍具有较大的利益关系,不顾自身利益、听从美国指挥的可能性不大。假设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我们认为中国应以“一带一路”为基石,建立亚洲经济共同体,并加强与非洲、拉美洲的关系,形成新的区域化的全球化,而不是坐以待毙。

对于第二种,其可能性要高于第一种,这意味着特朗普与全球为敌。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下的特朗普“贸易战”,虽然蕴含着风险与贸易出口的损失,导致中国经济短期受损;但这在“危中有机”,蕴含着历史性的机会,如果中国能够接棒全球化大旗,联合广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建立独立于美国的全球化规则,将快速提升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国际影响力;与此同时,中国依然可以推进“一带一路”,来实现中国产业转移与“中国式雁型模式”全球化的国际战略。

总结全文,海清FICC频道认为,特朗普喊话实施“贸易战”,胁迫企业改在美国投资的行为,目的是实现美国的“再工业化”,与全球化的比较优势分工相悖;同时,高昂的人工成本将推升制造业成本,带动产品价格上涨,损害美国的内需以及降低社会福利水平。

我们认为,特朗普“贸易战”是反全球化的,其政策根本不可能推行,应该定性为“讹诈式贸易战”。

从经济角度讲,无论是从别国同样会加大商品贸易保护力度,别国会对美国企业采取报复性贸易政策,美国人工成本抬升产品价格,还是从逆全球化推升利率、拉低资产价格来看,特朗普“贸易战”将牵一发而动全身,连锁反应将使得特朗普根本无法承受其后果。

更深层次的政治角度,特朗普贸易战将颠覆美国的立国精神,华盛顿共识将被美国自己彻底颠覆,美国最为看重的契约精神将被美国自己打破,美国的国际信誉、国际形象、国际地位将长期严重受损。

尽管我们认为,特朗普开打“贸易战”实在损人损己,大概率不会推行,但提前作出应对策略将会有备无患。中国更应该看到,假设特朗普“贸易战”真的开打,其中蕴藏的历史性机遇,如果中国能够把握机会、顺势而上,接棒全球化大旗,联合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重建抛开美国的国际化秩序,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将迅速提升中国国际地位,这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长期战略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