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Ds are complex instruments and come with a high risk of losing money rapidly due to leverage. 64% of retail investor accounts lose money when trading CFDs with this provider. You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you understand how CFDs work and whether you can afford to take the High risk of losing your money.

加国央行再次加息 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9/11/2017, 10:17:12 AMMarket Analysis
加国央行再次加息 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就在几天前,诸多经济分析师还发布分析说,加国央行短期内不会再次急于加息,下次加息可能是10月,或者更晚一些时候。路透社调查的经济学家们也倾向认为,加行9月份加息的概率只有25%,10月份加息的概率为75%。显然,外界觉得,加行即使要加息,应该也要等到10月份.

W020170909066489896071.jpg

然而,经济学家们话音未落,就“惨遭”加国央行打脸。北美时间2017年9月6日,加国央行在没有任何暗示的情况下,宣布加息25个基点,使隔夜利率涨到了1%。这一举动简直就像专门“反经济学之道而行之”,令多数经济学家头脑发懵:加国央行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加息消息出来后,有人抱怨加行行长波洛兹不按套路出牌,缺乏整体性的规划。人家美联储加息,还在加息前发表前瞻性指引,反复与市场沟通呢,而加国央行完全是随性来,没有任何引导,这次央行加息会议后,甚至连记者招待会都没有,一言不合就这么加息了。

抱怨归抱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行事特色,外界只能适应。另一方面,至少三年前,波洛兹行长实际上公开表示过,加行不会仿效美联储,加息前给出前瞻性指引;加息没有时间表,到了加息时刻,市场自然会明了。就此而言,这次外界预测失灵,问题恐怕不在于波洛兹行动突然,而在于大家根本没有将波洛兹的话当回事。


W020170909066489895209.jpg


加行在加息声明中表示,近来的经济数据比预想的更为靓丽,消费支出增长强劲,就业数量和工资收入增长稳健,商业投资和出口全面复苏;由于近期税收和房屋金融政策的变化,房地产市场趋于冷却。因此,加行坚信加拿大经济基础更为牢固和自足,有必要取消大多数货币刺激政策。

在这里,加行给出的加息理由很明确,即2017年上半年经济强势复苏,表现抢眼,加息是为了抑制通货膨胀。但问题是,去年还愁云惨淡的加拿大经济,转过年来就真得完全复苏过来了吗?即使复苏,就能保证持续下去吗?加行自己都预测,下半年经济增长会有所放缓。

去年年终盘点时,笔者就对加拿大经济持乐观态度,原因很简单,相对于世界其他区域,加拿大有两大地缘优势,一个是资源丰富,一个是社会稳定,其他区域越不稳定,加拿大的优势就会体现得越明显,对外出口越旺盛。2017年上半年,特朗普上台搞得全球各国人心惶惶,亚洲、欧洲以及北美各国经济都颇受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偏居一隅的加拿大,很容易成为欧亚贸易的受益者。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2017年上半年,加拿大对外贸易出口强势复苏,其中对美出口同比增长9.3%,对华出口同比增长20%,对英出口同比增长15.1%,对日出口同比增长19.5%,对墨出口同比增长6.6%,对韩出口同比增长34.3%,对印出口同比增长48.3%,对德出口同比增长7.7%,对法出口同比增长11%,对荷出口同比增长7.9%,对瑞士出口同比增长140.2%,对澳出口同比增长5.3%,只有对比利时、意大利和香港的出口贸易,出现了同比下降。这样全面而又巨额的出口增长,不推动加拿大经济复苏才怪!

W020170909066490056744.jpg

加行宣称加拿大经济比以前更牢固,更能自足,确实有一定道理。相对于以前的严重依赖美国,现在外贸出口全面开花,确实提高了自主性。但是,根据以上出口统计数据可知,这种经济自主仅仅是相对而言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加拿大3600多万人口,决定了其国内市场的有限性和对出口贸易的高度依赖性。最近半年来的经济复苏,仍然是建立在出口增长之上的,而不是内部自足的结果。

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决定了加拿大对外界变幻的高度敏感性。上半年,亚洲、欧洲和北美惊恐于“黑天鹅”频出,生产受到影响,增加了来自加拿大的商品进口;接下来,随着各国逐步适应特朗普行事风格,并与美国重新构建起正常经贸往来机制,加拿大渔翁得利的机会将显著减少,对外贸易增长的幅度,会相应趋缓。换言之,在未来半年内,如果欧洲、东亚地区不发生特殊政治事件,加拿大经济恐怕很难再贡献如此靓丽的发展数据。

或许出于类似考虑,多数经济学家倾向于认为,即使加息,加行应该也会徐徐图之,起码等到10月份。毕竟,加拿大5、6、7月份的通货膨胀率,分别只有1.3%、1%、1.2%,尚不到为之焦急的时候;失业率确实出现明显下降,5、6、7月份分别将至6.6%、6.5%、6.3%,但是很多工作都是自雇和临时工,工资收入增长有限。因此,经济学家们根本想不到,加行会如此心急地就将隔夜利率提到了1%。

现在问题来了,难道加国央行不如分析师更懂调控经济之道,不如经济学家更了解加国经济形势及其潜在风险?恐怕不会。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他们比经济学家或分析师考虑得更多,看得更远。经济学家或分析师可能仅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央行则可能需要结合国内外经济形势,做通盘性的规划。至于此次加息隐含着怎样的通盘规划,外人不得而知,但是笔者大胆推测,此次提前加息,或许与正在进行中的北美自由贸易谈判有关。北美自由贸易谈判时目前加拿大对外经贸面临的最大挑战。

众所周知,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原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极其不满,要求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重新修订。目前,第二阶段的谈判已经结束,接下来将进入实质性的讨价还价阶段。

W020170909066490057046.jpg

对于加拿大来说,接下来的谈判凶多吉少。由于资本、技术和市场都高度依赖美国,加拿大在谈判中没有什么过硬的筹码。不过,没有筹码并不代表只能束手就擒。通过加息,既可抑制对美贸易出口,促进居民过境消费,减少加拿大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又可让美国尝尝减少加拿大进口的滋味,适当彰显一下加拿大对美国的重要性,似乎是一种多少可以发挥作用的选择。最起码,贸易顺差下降可以平抚一下特朗普政府的怨气,减少谈判阻力。

如果这种关联性确实存在,那么将意味着此次加息乃属“事出有因”,并非纯粹急于经济数据靓丽的考虑。待谈判初见眉目或大局已定之后,加行就不会再急于继续加息。

当然,无论出于什么考虑,加行加息都必须掂量经济的承受能力,他们不可能拿着国家的经济发展开玩笑。他们自己也说了,将来是不是继续加息,还得视经济数据而定。